民国野史

栏目分类:

吴西平:抗战史书籍记者亲历1945年日军南京签降

  1945年9月10月重庆《大公报》登载的一篇发自南京的航讯,作者为该报特派员鸿增。鸿增亲历见证了中国历史上“最光荣最肃穆的20分钟”——1945年9月9日9点至9点20分,侵华日军指挥官冈村宁次签署中国战区投降书。

  

  何应钦签发的“侵华日军南京投降仪式”请柬

  作者:鸿增(重庆《大公报》特派员)

  一九四五年九月九日九时到九时二十分,是我们历史上最光荣最肃穆的二十分钟。在这二十分钟内,日将冈村宁次到我陆军总司令部签订了中国战区及越南百万日军的降书,何总司令应钦把这个八年苦战我千百万军民血肉生命换得的荣誉结果用广播传送给全世界。

  全部的日军投降仪式简单肃穆,在军校的大礼堂?集了上千的人,但是除了何总司令讲了几句话和摄影机偶尔轧轧的声响,礼堂鸦雀无声,两千多只眼睛注视着讲台前用蓝白红围幔圈成的小方城,这里演出了历史的伟绩。

  

  受降仪式会场入口处

  陆军总部,就是中央军校的旧地,在这一天成了颜色的世界,各式各样的联合国旗在飘扬,金黄色的斗大的“和平”、“胜利”等字样缀在鲜红的横杆上,闪烁发光,出入的人不是全副戎装勋表满襟,就是西装革履胸前飘飞着粉红的出入证,这简直像是一场结婚的喜庆,所不同的是两个大典的主角何应钦上将同冈村宁次各自怀着一颗迥异的心情。

  冈村来投降一路上怎样想,我不知道,但是他从中山路上一拐进梧桐夹道浓荫欲滴的黄埔路,看到两旁分布的我雄赳赳的吴西平:抗战史书籍记者亲历1945年日军南京签降卫兵,配合着万籁俱寂的沉静,当他的汽车慢慢驶来,他必定感到日本帝国的凄凉。是在做梦吧?平日前拥后护的“皇军”那里去了,怎么会驰进了中国兵的阵地?

  

  南京受降仪式会场内部

  迎面扑来的是覆以松柏的军校大门和上面迎风飘扬的四强国旗,在大门上有一个大红色“V”字,还有“和平”两个大金字。八年的战争,战争压迫着每个人的心胸,好象带着一张讥讽的面孔,和平终于微笑着出现了,在冈村一跨进陆军总部的大门,定会感到他已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用不着枪和不离身的军刀,所以也就遵照我方决定,徒手而来。

  离大门一二步就是二门,上面有“和平永奠”四个三尺见方的赵体大字,左右是中国的党国旗,假如冈村对和平还有点怀疑,那么这四个字应该使他定了心。同时这四个字也为他屈辱的使命解了嘲。无论怎样,反正结果是天下太平,日本人不是也自说是爱好和平吗?

  冈村的汽车进了二道门,在一条笔直的水泥甬道上蹓,甬道的两旁每边是二十七组蓝白红三色竖木,每一个上面悬一面联合国旗,可是在那五十四面的万国旗里头找不到一面红太阳。这时已经是近九点钟了,蔚蓝的天空上出现了白日,旭日的时代早已过去了。

  礼堂的钟楼上面青天白日旗是那么鲜艳,这个不用细看,冈村在远处的路上必定已经看得清清楚楚,醒目的大礼堂前花池上一座松牌上“和平胜利”的四个大字和廊柱上蓝白红围布,柱间斑斑剥落的党徽已经重新油刷,焕然一新,冈村和小林,福田等一行七人穿过了四名分列左右的我方卫兵,终于跨进投降签字的会场。

  

  冈村宁次等步入投降仪式会场

  这时礼堂里挤满了等待的人,在礼堂的讲台上高悬着总理遗像,屋顶上垂下四方宽大的四强国旗,讲台前幔布围成的小方城里端坐着五位中国将军,何应钦上将居中,右面是顾祝同上将,萧毅肃中将,左面是陈绍宽上将,张廷孟上校。

  在方城的左面是一列我方观吴西平:抗战史书籍记者亲历1945年日军南京签降礼将军,再后就是观礼的文官和中国的新闻。右面是一列盟国观礼代表,中有美、英、苏、法、荷、澳、加七国的军人。再后就是我方观礼武官和外国新闻,在他们的头上是十字交叉下垂的联合国旗,四面楼座的栏杆上也覆满了三色幔围,每根钢柱的顶头上有一个新生活标语牌,上绘“V”字,插有四强国旗,在楼座上还立着不少的观众。

  冈村宁次一行七人由我军训部次长王俊引导入室,进到方城站在何总司令的桌后,一齐向他鞠躬致敬,何总司令也起立招呼他们坐下,众目睽睽的视线集中在七个光头戎装的日本将领身上,照相机和摄影机,在强光下摄下他们的面貌和他们的举止,于是签字典礼开始。壁上的钟正指着八时五十二分。

  冈村入席就坐后,何总司令宣布照相五分钟,这时只见中外照相摄影在方城的外围跑来跑去的忙,中日代表对坐相视,默默无语。

  

  何应钦(左)在南京代表中国政府接受侵华日军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呈递降书。

  八时五十八分,何总司令让冈村宁次呈出身份证明文件,坐在冈村左手的小林参谋长恭恭敬敬地从公文袋里拿出来,离席到何总司令面前一鞠躬呈上去,何总司令检视后,把预备好的日本降书交付冈村,由萧毅肃走过来递给冈村,冈村起立鞠躬,读后在上面用毛笔签了字,小林则起身为他磨墨,然后面呈交何总司令签字,于是历史性的一幕完成。

  接着何总司令将蒋委员长的第一号命令交给冈村,冈村在受领证上签字,由小林把受领证呈缴何总司令,然后,何总司令宣布日代表退席,冈村等鞠躬后,由我方王俊中将领导出场,乘车驰去。他默默地来了,又悄悄地归去。

  

  冈村宁次在投降书上的签字

  摄影一阵后,何总司令开始广播,用清脆的语言喊出:“全国同胞,我是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把这个愉快的光荣的消息──日军投降,报告给全国的同胞,播讲毕掌声四起,历一分钟之久。这一次的掌声是中华民族最欢快的表情啊。

  (9月9日航寄自南京,原载1945年9月9日重庆《大公报》。)


kknnnn htc z715 qqnmtf exe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