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历史

栏目分类:

侵华战争地图南京大屠杀系列口述证言之胡桂英

  nbsp;nbsp;nbsp; 【编者按】2014年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定,将每年的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近日,国家公祭网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所藏的档案中遴选出了100位口述证言进行公布。为此,历史将从中转载一批有代表性的证言陆续发布,以寄哀思,以记国耻。敬请网友关注!

  

  图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胡桂英(右肩枪伤)

  nbsp;nbsp;nbsp; 我叫胡桂英,1924年出生,1937年,我家住在后宰门。日军进城时,有钱的人都跑了,我家里穷,跑不掉,也没法跑。我家邻居40多岁的贾大娘说,她家房子大,日本兵不会去,就算真的来了,她家门前有个大草堆,也可以躲在里面。于是家里人就把我和弟弟送到她家。

  nbsp;nbsp;nbsp;nbsp;日军进城的第二天下午一点钟左右,闯进来七个日本兵,碰到人就打,就要东西。我那时十四岁,个子已经很高了,日本兵叫我到里边屋里去,我不去。我对弟弟说:“你走吧,你回家吧,回家喊娘去吧!”

  nbsp;nbsp;nbsp;nbsp;弟弟被我撵走了。日本兵见我不进去,便用带刺刀的枪指向我,恐吓我,让我进去,我还是没进去。同屋里还有好些人,我心里想,死就死了,免得被日本鬼子糟蹋。

  nbsp;nbsp;nbsp;nbsp;这时贾大娘对我说:叫你去,你不去,要死你自己死,她的意思是让我到里屋去。她说完抱起孩子就走,日本兵在门口开枪就打,一枪打死了她,后面的侵华战争地图南京大屠杀系列口述证言之胡桂英一个日本兵又把她年仅五岁的孩子贾小兰打死了。日本兵又从我的背后向我的肩上打了一枪,我刚转身,一抬手,手上也挨了一枪,我当时就倒下了。我身上、 手上全是血,屋里的人跑的跑、死的死,我记得有姓陈、姓郑、姓贾的三个邻居就是当时被打死的。之后,几个日本兵哈哈大笑地走了。

  nbsp;nbsp;nbsp;nbsp;我弟弟回家叫来我娘,用她身上的大棉袄裹住我,把我带回家。在路上,我们又看见一个日本兵用枪打死了好几个人。我奶奶生病躺在床上,日本兵又来了,我便躲在她床底下,以免被发现后再给我补一枪。我当时感觉身上全是水,而那时还是冬天,天气不热。等晚上日军走后,家里人才敢把我抬出来,把我衣 服换了,才发现子弹已经穿透我的肩膀和手掌,那些水都是从伤口流出的血。娘把我那沾满血的衣服扔进河里,帮我在手上抹了一把灰,用布包起来。我受伤后没有钱去医院治,便用手把受伤处的死肉拽出来。这两处伤口隔了好几个月才好。现在我肩上、手上仍有那天留下的两处伤疤,又痛又痒。一碰就麻,一下雨就疼,还特别怕冷。

  nbsp;nbsp;nbsp;nbsp;我受伤后没多久便被送到难民区了。邻居家的李大姐、郭小妹、我和母亲都穿着老头子的衣服,脸上涂黑,在邻居家老头、老太的护送下,趁晚上天黑逃到了干河沿难民区。

  nbsp;nbsp;nbsp;nbsp;日军也曾到难民区去找中国妇女,有一个人姓蔡,他的未婚妻三十多岁,住一楼(我住三楼),两个日本兵把她拖到水龙头底下强奸了;还有个姓丁的出了难民区就被打死了;我还听说邻居有个十三岁的小女孩也被日本兵糟蹋了。

  nbsp;nbsp;nbsp;nbsp;我父亲名叫胡继友,当时四十多岁,被日军追杀,他沉到水里,日军用刀在他腰上戳了一刀,戳到肉里,他的肉被戳烂了,幸好未伤及骨头,等日军走后,他才浮出水面逃回家。

  nbsp;nbsp;nbsp;nbsp;有个拉黄包车的老陈,日军碰到他,揭开他帽子一看,说他是侵华战争地图南京大屠杀系列口述证言之胡桂英“中国兵”,便用枪打死了他。

  nbsp;nbsp;nbsp;nbsp;还有一个国军参谋长的侄子,日军让他从屋里出去,他想到如果他出去了,日军可能会对他婶婶不利,便不出去,结果也被日军打死了,他婶婶也被打死了。

  

  图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胡桂英(右肩枪伤)


御龙在天图标 罗浩绿帽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