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历史

栏目分类:

北洋军阀混战中山舰事件始末——章臣桐自述

  中山舰原名永丰舰。1922年国民党军队由粤北大举北伐时,粤军首领陈炯明在广州叛变,大元帅孙中山先生由总统府夺围上永丰舰避难。1925年孙中山逝世后即更名永丰舰为中山舰,以志纪念。

  

  中山舰代理舰长章臣桐

  

  任命章臣桐代理中山舰舰长的委任状

  为全面还原1926年的“中山舰事件”,在分两期刊登中山舰代舰长章臣桐外孙梅宇亭根据家族记忆及蒋介石日记而撰写的《中山舰事件真相揭秘》之后,今天再附上由梅宇亭独家提供的章臣桐自述《中山舰事件》。该自述写于1960年,应该是章臣桐就其历史问题所作的交代材料,言词之间有明显的时代烙印。为保留自述的原汁原味,除梅宇亭括注外,不分章节、不加标题,原貌呈现。

  中山舰原名永丰舰。1922年国民党军队由粤北大举北伐时,粤军首领陈炯明在广州叛变,大元帅孙中山先生由总统府夺围上永丰舰避难。1925年孙中山逝世后即更名永丰舰为中山舰,以志纪念。

  该舰系一艘千吨级的浅水炮舰,舰上备有首尾大炮各一门,左右舷边炮各两门,驾驶台左右机关炮各一门。此舰型最适合行驶于珠江及沿海一带。且其威力很大,故各方面都觊觎此舰,欲占为己有,藉以左右时局。因此,对此舰长位置逐鹿者颇不乏人。1925年春国民党军队先后两次东征时,(国民)党中央曾派永丰舰沿海协助前线右翼部队攻打海丰、陆丰,继则驶往汕头协助(东征部队)。当时舰长为欧阳琳,副舰长为谢崇坚。余以额外军官名义在舰担任驾驶。是年3月12日中山先生以肝癌不治,逝于北京协和医院。于是粤垣政局为之一变。政府改组推汪精卫为中常委主任,并在苏联将领鲍罗廷、加仑将军等协助之下,将所有在粤的中央海军和省防海军的人员舰只合并为一局,约在六月间正式成立海军局,局长为斯米诺夫(苏联海军司令)。政治部主任为李之龙,作战所所长为欧阳琳(中山舰舰长兼任)。余在斯局长和李主任同意之下,调任为(海军局)军卫科科长兼中山舰副舰长。另外任命欧阳格为海军学校副校长,支少将薪饷。并责令(欧阳格)着手筹备(海军学校),以资造就海军基本干部。约在是年底,斯局长被调回国,遗缺由李(之龙)主任兼任。

  欧阳格系江西宜黄人,与欧阳琳是堂弟兄辈,烟台海军学校出身。为人阴险善谋,诡计多端,时皆称之为小诸葛。中山先生改造海军时,彼曾一跃而为豫章驱逐舰舰长,故在(孙中山)白鹅潭蒙难时结识蒋介石。蒋见他胆量过人,亦心许之。在李主任和斯局长组织海军局时,欧阳格鉴于实力地位均被其堂兄一派人员所占据,自己仅得到一空头副校长位置,实属心有不甘,乃经常到蒋处活动。惟碍于斯局长,未敢有任何轨外行动。1925年底斯局长回国后,欧阳格利用其堂兄懦弱胆小的性格,乃屡用危言恐吓。结果欧阳琳秘密跑到香港去了。舰上职务无形中由本人代理。但是欧阳琳未正式辞职,在政府未有正式委派他人接任之前,他的薪饷当然由本人代为保管,以便(欧阳琳)来信后再处理。岂知欧阳格强要他堂兄的薪饷,我当时要他写具一张收条,或者最好凭欧阳琳的信件来取。但是他蛮不讲理,坚要堂兄的薪饷又不肯写收条。我始终坚持不允,他就叫卫兵们打我。我见此人无理可讲,心实畏之,之后于(与)他成貌合神离之象。

  这一时期欧阳格是经常在蒋处活动,并且暗中勾结蒋介石左右的其他坏蛋,设计捣乱。而欧阳琳在港久不归来,舰上一切事务虽有我代理,但舰长一职亦不便久悬。政府原拟派李之龙兼任舰长,但同时逐鹿舰长者甚多。如汪精卫的内亲潘文治,粤省海军首领陈策及蒋介石的亲信欧阳格等,都是在那里想抢这个位置。万想不到李之龙在汪精卫面前保荐我担任舰长。当时李之龙对汪说:“我不能再兼任舰长,做了舰上就不能做岸上,做了岸上就不能再做舰上。这个舰长最好叫章臣桐做,因为他对舰上人员上下都很好,同时舰上一切驾驶工作三年来都是他做的。”结果汪精卫即时委任了我。这是事后李之龙亲口对本人讲的。(汪精卫签署的委任状已缴南京民盟组织)。

  李之龙从汪那里领到了委任状后回局对我说:“请你正式担任舰长。”我听了力辞不敢接受。继而李又说:“不要紧,你做好了,一切有我支持你。我好在快了一步,否则迟了五分钟,就给潘某人做了。”接着又说了上述对汪讲的一段话。最后我想,我对于技术上及行政上均能胜任,也就不便多辞,只得接受。如此工作到三月二十日事变以前相安无事。

  岂知当时欧阳格暗中勾结了虎门要塞司令陈肇英、赣军第二师师长刘峙等人,密商离间国共的阴谋诡计。这三人是经常在蒋介石左右活动的。三月十八日那天,欧阳格打电话给黄埔军校驻省人事处的副官欧阳钟(欧阳格之侄),叫他用办事处名义写函去向海军局要一只得力的兵舰开往黄埔,说是蒋校长要的。所谓得力的兵舰,暗指中山舰而言。海军局代局长李之龙接信后,就同我商量,意即要我去。我问:不知道要去几天?因为我舰方才出坞(曾在广南船坞修理),锅炉内的矮墙还未做好,如果不急要的话,还是派别的舰去。倘是急要的,而只需去三两天的,那么当然要去的。李回答说:“我亦不知道何事,看来是要紧的。”于是我当晚就上舰,立刻关照升火。

  到了十九日上午八时许,中山舰起锚开行。在未开行之前,因为汽笛方修理过,还将它试一下。岂知欧阳格就到蒋介石面前报告说:中山舰正在开往黄埔,听说共产党要抢黄埔的军火……约在上午十时许,中山舰到达黄埔。我上岸去军校向教育长朱绍良(此处恐记忆有误,应为邓演达———录者注,后同)报到,并将来意说明。朱说:“我不知道校长要兵舰何用,等我打电话去问,你可先回舰去。”候至下午二时左右,朱派员上舰说:“校长叫你舰立刻开回省城,不得延误。”

  我得到来人口头通知后,当然立刻起锚开船,至下午四时许回到省城。随即到海军局将经过情形报告李兼局长。李闻之默然,不明白其中是何意思。我亦不知道用意所在,就告别回寓。当日下午九时许,欧阳格即来我处,诱我上汽车谓去吴隅家开会商量,仍请他堂兄欧阳琳回来主持局面。不料汽车经过吴隅家门口不停,令我疑虑不已。一直行驶过了二三十家门牌,到了刘峙的司令部门口停了下来,强要我进去。我想今天不好,对欧阳格说:“我与刘峙素不相识,他是陆军,我是海军!”于是就想跳车逃走。欧阳格拦住我,两人在马路上扭打了多时。最后他狂喊数声:“第二师的卫兵呀!”于是来了两三个带盒子炮的卫兵,威胁我,将我押进司令部的灶间内,反绑了两手。我以为他一定要置我于死地,就破口大骂。

  到了夜间十二时许,欧阳格亲自松了我的绑,并带我到四楼刘峙的房间内(三开间统楼面)。我当即责问欧阳格:“你为何要如此无理?”他回答说:“今天我是奉命清共,请你带我上舰,别无用意。”如是我暂时被软禁在刘峙的房间内。刘峙见我腿上在相扭时受伤流血,亲自为我包扎。

  到了次日(二十日)凌晨二时许,李之龙亦被两个带盒子炮的卫兵押来了。我看了不好,但又不能讲话,听任其摆布而已。迄至天明,逼我登上小艇(驶往中山舰),让他们上舰。另将李之龙押往造币厂蒋介石处。上了舰后,我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知道他(欧阳格)素来阴险奸恶,诡计多端,人所众知。

  到了上午八时左右,蒋(介石)处送来一张委状:“兹任命欧阳格为海军舰队司令,此令。”下署“兆铭(精卫章),中正发于造币厂”等字样。我见了这张委状,方知这一切是有计划的,是蒋叫他们做的。随后欧阳格关照我用旗语把在港各舰舰长(约十名)请过来,到大官厅里坐;又关照用旗语把各舰的党代表请过来,到二官厅里坐。随即对各舰舰长宣布此次行动是奉命清共。同时将往来渡轮进行检查。听说刘峙是负了陆军中清共之责,陈肇英负了党员方面清共之责。当日银行关门,市面停业。汪精卫知道后,跑到荔枝湾去了。政府中一时成了无人负责的局面。

  三月二十一日上午,蒋介石上我舰,关照开往虎门。下午四时许抵虎门外沙角炮台。抛锚后,蒋即进入炮台(台长王文翰,浙江奉化人)。后来知道,蒋是生气到东莞检阅军队的。次日,张静江由上海赶来广州,先登上我舰询问蒋在何处,继而去炮台晤蒋。后来听说张静江面责介石:“你不应该 如此擅作主张,应该与兆铭商量,他是政府主席,你是军事总监。”并将欧阳格的行状告诉了他。蒋方才承认错误,立刻回舰,关照开回黄埔。

  是日午时,中山舰回泊黄埔。欧阳格即乘快艇飞驶省城,到财政局向孙科领取海军司令办公经费。据说因无预算而未能领取。旋即在下午五时左右乘快艇回黄埔。经过中山舰旁时,并未上舰,即径往军校蒋介石处,蒋即时把他扣押了。同时即派童保辉大队长率领卫兵廿多名上我舰驻守,并命陈立夫来舰请我过去。我到了蒋办公室,见张静江坐在旁边藤椅内,办公室桌上早已写好一张委令状:“兹委章桐臣为中山舰长,此令。”下署“兆铭,中正”。蒋问我名字对否?我回答说颠倒了。于是蒋撕毁了又重写一张给我,并说:你回去好好地干,有事与我的童大队长商量。我即唯唯而退。(委令状在1948年底沪寓大扫除时失火毁去)

  我回舰上过了几天,感觉不对劲,就写好一封辞职信,托长洲要塞司令王醉卿转去,大意谓舰长职务责任重大,本人才疏学浅,难免陨越,请另派贤能前来接替等语。随后当局就把我明升暗降地调任海军学校副校长。(委状已在南京时上缴民盟组织)蒋一面另派他的同乡、日本东洋海军班出身的吴隅前来接任,一面又派陈立夫来舰请我去,当面叮嘱我好好去办海军学校,需要人员和经费时可迳来商量。我即唯唯而退。办妥中山舰移交手续后,我即去筹办海军学校。

  当时听到李之龙和欧阳格均被分别关禁于虎门口小岛上。蒋还令李之龙登报脱离共产党,声言北伐时带李往前方将功赎罪。约在当年八月间,蒋介石组织北伐军行营八大处,一切以北伐为要务,已不需要办海军学校,于是办校之事奉命结束。从此我也就脱离了海军生涯。

  从上述经过和当时所见所闻来分析,我深切认识到所谓国民党党员,莫不是挂了党的招牌争权夺利,并不是真心为国家、为人民服务。起初我犹以为蒋介石是被一群坏蛋所包围,所以将错就错,一意孤行到底。后来从他的喽罗们和一般国民党员中听到,蒋介石经常和他的左右亲信在谈话中高喊党外无党、党内无派,就知道他是蓄意反共的,并率领和指使一群走狗,造成一党专政。中山舰事件的发生,完全应由蒋介石负主要之责。事发后蒋又推卸其责任并嫁祸于共产党及其一般走狗身上。又强将李之龙与欧阳格同等论罪,分别禁于虎门口小岛之上。以事实而论,李之龙毫无罪责之处。相反,欧阳格谎报捏造事实,应负阴谋离间国共合作之罪过。还有,北伐军火是中山先生访问列宁时,苏联无条件援助国民党的。列宁和中山先生先后逝世后,苏联仍遵诺言由海参崴装运来粤。本人亲率中山舰驶往虎门外大塘引水站,引导军火船近十次到黄埔储存。何北洋军阀混战中山舰事件始末——章臣桐自述料军火到手后,蒋就立即反苏反共,可见是背信弃义至极。所以当时象谭平山、何香凝以及比较忠于中山先生而有正义感者,蒋皆不能容纳,造成正气下降邪气上升之象。故此,中山舰事件,实为蒋介石黑暗统治的开端。

  章臣桐1960年8月于上海


挖煤模式
返回列表